你们还记得上海优乐这家支付公司吗?

发布日期:2022-05-12 11:20   来源:未知   阅读:

  混迹于支付行业三年以上的从业者,尤其是做线下收单的,多少是听说过“上海优乐”这家支付公司的。你可能好奇怎么最近两年听不到这家公司的声音了?这就有点复杂了……

  上海优乐这家公司很奇葩,号称第一家在资本市场登录的企业,当然具体点就是在2012年2月,优乐股份在上海股份托管交易中心正式挂牌。同样却因为这个挂牌的事情之后遭到了人民银行的通报,毕竟作为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未经人民银行同意的话,绝对是不允许私自变更股权结构等的。所以,上海优乐在2014年上半年从上海股权交易中心退市了。

  上海优乐股份发布公告,内容关于“上海即富信息冒用优乐支付牌照的事实”,随机引来上海即富信息的声明回击,上海即富表示其股东周先生及关联机构“家付易”共合计6535924股,是上海优乐第一大股东。上海即富董事长曾也作为上海优乐的董事长。虽然上海即富的的声明在业内人士看来过于业余,但从两家机构之间的口水战之争不免看出起因是最初两家机构业务发展的“铁索连船”所引发的,而行业中类似“一牌多用”的影子现象也渐渐浮出水面。

  黄喜胜就是上海即富的大老板,而王雁铭就是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点佰趣的大老板,对了,王雁铭是个女同志。上海即富和点佰趣是什么关系相信你比我清楚,后来他们也的确是做了股权变更,还提报给了人民银行审批并通过。而且,上海即富也控制了一家拥有预付卡牌照的温州之民,当然在进行支付牌照续展的时候被央行要求和点佰趣合并了。再后来就是经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以后,试图借助键桥通讯实现变相上市,但是一年多过去了,似乎有点不顺利。

  2006年7月至2009年10月在上海卡友信息有限公司(曾经的银联系)担任副总裁;

  2009年10月至2011年4月在上海德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付临门)担任总经理;

  2011年7月至2013年5月在北京海航易生控股有限公司(控制多张支付牌照的海航)担任研发营运总监;

  2013年5月至2014年3月在上海优乐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职务;

  2014年3月至今,为上海即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旗下企业支付产品为即付宝。

  黄喜胜也曾在上海优乐呆了一年时间,但是就在黄喜胜离开上海优乐以后,上海即富和上海优乐之间就撕起来了。上海优乐控诉即富冒用优乐的支付牌照,而上海即富说那个时期自己是优乐的大股东,黄喜胜也是优乐董事长,不存在冒用问题。

  这种八卦其实并不少见,不过却可以侧面证明在2014年的时候,上海优乐的实际控制人已经易主。

  话说这家公司其实是有点乱,负面信息一大把,这最出名的要属央视曝光达派支付、酷刷的不到账事件和上海优乐的二清行为了。

  因为达派、酷刷不到账事件,代理商去上海人行门口拉横幅,控诉上海优乐的罪责。

  2015年10月7日,CCTV1焦点访谈栏目将关注目光对准了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市场。随着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获得央行授权,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为了把生意做大,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与外包商合作,从外包商那收取代理费,同时让外包商去帮他们争抢客户。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往往不对外包商进行严格审查,就把POS机的安装经营权下放给他们,这些外包商为了能赚到钱绞尽脑汁地在POS机上做手脚,搞乱了POS机的市场。焦点访谈此番曝光的,正是通过网店购买了POS机但资金无法按时到账的事件。

  话说央视记者去找上海优乐,到了以后发现早已人去楼空,酷刷公司曾和上海优乐在同一楼层办公,也一起消失。毕竟两家公司是同一实际控制人嘛。

  就是这样的一家企业,在2016年又被易主。根据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优乐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改名为上海申鑫电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如果你是足球迷的话,是不是觉得上海申鑫挺熟悉?对的,这张牌照就是卖给了踢足球的,老板叫徐国良。

  再过几天就是第四批支付牌照续展结果公布的日子,假如没有变更实际控制人的话,我几乎笃定上海优乐会被注销。不过,现在已经易主并且更名完成的申鑫支付,应该是不会被注销了吧。